摘要:撈撈埋埋會破壞語言嘅純潔性嗎?

▲點擊收看視頻

行走於省港兩地嘅朋友,會發現一個好得意嘅現象:香港人講粵語鐘意加埋好多英文單詞,而廣州人講粵語就經常撈埋普通話一齊講。

呢個話題喺社交媒體上經常引發爭議,例如有人話講粵語夾雜英文係崇洋,亦有人話講粵語撈埋普通話係老土。咁點解會有呢兩種現象產生呢?

01

粵語撈英文

其實考據起身,粵語中夾雜英文嘅用法,其實遠早於粵語溝埋普通話。

一個係因為廣東接觸西方文化相比起內地更早,第二個係普通話相對於粵語就遠遠遲咗好多先出現。

早期嘅時候,因為冇系統化嘅英語學習教材,所以當時中外商人大多係以“廣東洋涇浜”嘅方式交流,就好似細個嘅時候仲未學識國際音標,就用中文發音標記英語單詞嘅讀法一樣。

▲《自學英語不求人》出版年份:1902,圖源水印

呢種“音譯式構語構義”使到大家將類似“的士”(taxi)、“士啤呔”(spare tyre)、“士多”(store)等英語辭彙直接音譯變成漢語詞使用。

當然亦有“半中半英”嘅粵語詞“唔啱key”、“M記”,佢哋喺社會變遷中逐漸融合到粵語語言體系當中。

另外,夾雜英語嘅原因仲可能係一啲來自英語專有名詞嘅縮寫,如果用中文嚟表達反而會冇咁清晰同簡潔,例如“PPT”、“APP”、“NBA”,中文就變成咗“演示文稿軟體”、“智能手機軟體”、“美國職業籃球聯賽”。呢種情況喺金融、醫學、航空等專業領域就更加常見。

▲圖源網絡

仲有一種情況係,中文辭彙無法表達原詞所暗含嘅情緒和畫面感,例如“琴晚玩得好high”嘅“high”,無論用“開心”定係“興奮”嚟替代,一係就冇咗果種飄飄然的感覺,一係就容易產生歧義。

▲圖源《廣州粵語與英語的語碼轉換順應性研究》

總嘅嚟講,講粵語溝英文單詞嘅原因無非兩個:一個係令發音更簡潔,另一個係更好表達意境。

呢種情況其實喺普通話語境之中都一樣有,只不過香港作為國際都市,又曾經被英國管治,所以情況更加常見。

02

粵語撈普通話

粵語溝埋普通話一起講,又係咩時候開始嘅現象呢?

喺上世紀九十年代之後,隨著外來新移民的進入,原本以粵語為母語嘅廣州人喺生活同工作中都開始需要大量使用普通話。

更主要嘅係2000年後,互聯網取代咗電視成為咗年輕人最常接觸嘅媒體,加上內地綜藝節目嘅崛起,所以以普通話為載體嘅流行文化,都會深刻咁影響咗廣州人講粵語時候嘅溝通方式。

▲圖源網絡

例如“給力”、“網抑云”、“奧利給”、“尬聊”等等嘅流行詞,直接用粵語發音讀起身就總覺得好奇怪,但如果用粵語原有嘅詞嚟翻譯,又往往好難翻譯得咁貼切。就好似我哋之前提到用“好高興”、“好興奮”嚟翻譯“好High”總係會失去咗原有嘅味道。

仲有一種情況,就係有啲人名或者品牌起名嘅時候主要係考慮普通話嘅發音,但用粵語讀就起身就冇咁順,例如“易烊千璽”、“薛之謙”等嘅人名,又例如視頻網站“優酷”嘅“酷”字係普通話讀“kù”,同英語嘅“Cool”近音,有一語相關嘅意思,但用粵語讀“huk6”就只會令人諗起殘酷嘅含義。

當然,仲有一種情況就係廣州嘅好多新生代因為本土語言教育嘅缺失,好多嘅常用辭彙都唔識得用粵語表達,將“田雞”講成“青蛙”,將“紙鷂”講成“風箏”,將“馬騮”講成“猴子”都算嘞,將“垂直”讀成“除夕”,將“霓虹”讀成“泥虹”咁就過分嘞。

03

會破壞語言嘅純潔性嗎?

不過有啲朋友仔就認為,講粵語嘅時候一旦摻雜咗其他語言落去,就會令粵語逐漸失去咗自身嘅純潔性。

但我覺得,語言嘅純潔性其實係一個偽命題。因為語言喺不同嘅時代之中都會不斷產生變化,以及同其他嘅語言文化不斷產生交融,互相吸收。

粵語之所以比起中國其他嘅地方語言更有生命力同傳播力,好重要嘅原因就係能夠非常之好咁同中文書面語相容,同時又可以吸收大量來自英語、日語、葡語等外國語言嘅辭彙。

早喺1905年,梁啟超先生創作嘅粵劇劇本,就運用中日英三種語言文字,非常好地體現了粵語超強融合嘅特點。

▲節選自《地域文化與國家認同: 晚清以來「廣東文化」觀的形成》

與此相反的情況,閩南語對於好多新生辭彙或者外來詞匯嘅相容性就差好多,例如好多福建同臺灣嘅朋友就唔知道“小巨蛋”、“長頸鹿”這類常用詞用閩南語應該點表達。

依家,隨住香港回歸及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嘅落實,省港兩地嘅粵語使用習慣隨住兩地之間嘅交流頻繁,亦越趨一致。

例如,我哋經常都會係廣州嘅寫字樓區聽到啲白領講“今晚系咪同啲friend出去shopping???”,又或者喺香港電視嘅娛樂新聞中聽到好似“小鮮肉”“粉絲”呢啲來自內地普通話嘅流行詞。

▲圖源網絡

其實,大家日常傾偈啫,冇必要上升到華夷之別。關鍵係大家喺溝通表達上面,能唔能夠做到清晰、簡潔、貼切、優雅,先係最重要嘎。

各位自己友,

你平時講粵語會混英文或普通話嗎?

歡迎在評論區留言!